返回

小楼昨夜又春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再次被拆吃入腹小小H(第2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本站安卓版APP点击下载

她有气无力的说着。可那男人却充耳不闻,像是不知餍足的兽。

    “时,时凝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停,停下来,我不,不要了。”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。

    时凝终于停下来的时候,林楼已经累得动弹不得,他抱起她,林楼摇头,他无奈,自己去浴室冲洗。

    回来拿毛巾替她擦干净身体。林楼很累,但是却一点都不想睡,她任他重新把自己搂到怀里,他握她的手,她甩开,她亲她的耳垂,她侧开脸,不让他亲。

    时凝无奈,只能一下一下抚摸她长长的头发,终于,累极的林楼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,感觉浑身酸痛,时凝正睡着,她看着他,没想到,他的睫毛竟然这么长,林楼被他抱的紧紧的,动弹不得,她掰他的手,却把他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

    “一大早,火气就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偏不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你不是最清楚了吗?”时凝得逞似地看着她一瞬间红透的脸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走开。”林楼挣开他,从他身上扯开被子,裹在自己身上,向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她站在喷头下面,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自己,她感到自己很脏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身上深深浅浅的印记,她拿起桌子上放的茶杯,向镜子砸去,哗啦啦,镜子碎了,玻璃落了一地,她踩上去,很疼,却比不上夜里的疼,时凝冲进来,看见她渗出血的脚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抱起她,放到床上,拨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马上过来,我家,快点。”

    林楼睁着眼,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,不一会,进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,大早晨得,都不让我睡个好觉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