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小楼昨夜又春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再次被拆吃入腹小小H(第3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gkgp小说排行榜

。”路清白抱怨着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林楼的脚,啧啧两声“哎呦,大哥,你从哪找这么个妞,太烈了呀,自残啊,哈哈,莫非人家是被你强迫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废话,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,我还得留着小命照顾大哥您的是吧,哈哈。”

    包扎好林楼的脚,路清白和时凝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你,一大清早的叫我来,就这么点破事,我还以为你中煤气快要身亡了呢,怎么,动心了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时凝扬起的巴掌,“别别别,我这就走,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啊,嘿嘿。”说完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时凝回到卧室,他突然不敢面对林楼,“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林楼不答话,他叹口气,出去叫外卖。

    自从林楼的脚伤了之后,她便一直住在时凝家,玻璃扎的并不深,可是却围着厚厚的纱布,笨手笨脚的她整天窝在床上除了吃就是睡。

    时凝专门请了一个保姆,照料她的饮食起居,林楼现在可算是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需要什么衣服,整日里穿着一个睡袍,整日里浑浑噩噩,偶尔闷的坏了就跳到窗户边看看车水马龙的街道,看看白云,吹吹微风。

    因为脚伤,她有幸可以避免任他鱼肉的命运。路清白每天都会来,每次来不是半夜就是凌晨,跳着脚骂时凝不人道,法西斯,专.制.又.独.裁,打断自己美好的夜生活。

    每次看路清白那张牙舞爪的小受样,她就忍不住笑,路清白总会骂她忘恩负义,不知道感谢他还在这嘲笑他。

    今天脚总算拆了纱布,脚底结了个痂。

    时凝问她疼不疼,她说不疼,确实是不疼,只不过是他太小题大做罢了。

    她自认自己从来就不是做公主的命,更没有那么娇气。

    上小学的时候,学校离家很远,两个男孩子争着要带她去学校,她坐上其中一个男孩子的自行车,小男孩都很争强好胜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